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211搶先閱讀  

莎拉心裡著急。

她飛奔下樓,腿上的牛仔褲溫熱猶存。她感覺一陣慌亂。她記得,兩年前的一個晚上,她也跟一個男生出去過。她跟男生出去的次數其實屈指可數;那是一場正式的冬季舞會,男生是她數學班的同學。他的手濕濕黏黏,嘴裡有椒鹽脆餅的味道。他後來跟著他幾個朋友離開了,她只好打電話找母親來接她。

她告訴自己,這一次不一樣。上回是個怪胎男,這回是個年輕人。他今年十八歲,廣受歡迎。學校每個女生都會喜歡他。看他那張照片!而她即將和他見面!

「妳什麼時候回來?」蘿倫坐在沙發上,抬起頭問女兒。她的酒杯已經見底。
「媽,今天是星期五耶。」
「我只是問問。」
「我不知道,好嗎?」

蘿倫揉著太陽穴。「寶貝,我不是妳的仇人。」
「我又沒說妳是。」

她看看手機。她不能遲到。
八點半!八點半!
她從衣櫥裡抓出外套。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211搶先閱讀  

莎拉‧雷蒙快要沒時間了。

晚上七點二十五分了,但她後來終於在洗衣機裡找到的黑色牛仔褲,現在還在烘乾機裡以最大的溫度翻攪著,而她的頭髮是那樣的不聽話,她恨不得一把剪掉它。她的母親又進來過兩次,最後那次手執一杯酒,就女兒的化妝發表了一些意見。(「好啦,知道啦,」莎拉用這些話把母親打發走。)她決定穿棗紅色T恤、黑色牛仔褲──如果乾得了的話!──,再搭配一雙有跟的黑色馬靴。高跟會讓她看起來瘦一點。

她跟男孩約好在一家便利超商的店門外碰頭──八點半!八點半!──之後可能一起吃點東西或去什麼地方。隨他要怎樣。到目前為止,他們只在每週六上午那個他們共同工作的遊民之家見面,但莎拉已經數度暗示兩個人可以一起出去玩,上星期他終於說:「噢。好啊。大概星期五吧。」

今天就是星期五,她感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從來沒有一個這樣的男生注意過她,這樣一個又帥又受歡迎的男生。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她希望時間走慢一點,而在見到他之前,她又嫌時間走得不夠快。
她望著鏡子。

「啊,這個臭頭髮!」

文章標籤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11搶先閱讀

多爾的孩子已經大到能夠自己跑上山了。有一天,多爾的兒時玩伴——尼姆國王來訪。
「這是什麼?」尼姆問。
他手裡握著一個碗。碗底有個小洞。

「一種測量器,」多爾回答。
「不,多爾,」尼姆大笑。「這是個沒用的碗。看看那個洞。不管你倒多少水進去都會漏光。」

多爾沒跟他爭辯。他哪有這個能力?在他鎮日與骨頭、木枝為伍之際,尼姆正領頭攻佔鄰近村落、掠奪人民財產,宣稱他們必須服從他。
這次來訪很不尋常,是許多月升月落以來的第一次。尼姆身穿一襲染成紫色的羊毛袍子,這個顏色象徵財富,奪人眼目。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verImgL1211A002 |關於《文學思路:新北市文學家採訪小傳》

新北市擁有豐饒的自然景致與人文風貌,好山好水孕育出無數的在地文學家,也吸引許多文學家遷居行旅於此,視新北市為生命中的第二故鄉。

包括桂文亞、邱各容、林少雯、阿盛、楊柏林、莊華堂、路寒袖、楊索、林黛嫚、楊樹清、曾郁雯、郭強生、田運良、許悔之、鍾文音、吳鈞堯、顏艾琳、陳謙、陳雪、張耀仁,《文學思路——新北市文學家採訪小傳》忠實記錄了二十位新北市文學家的人生淬鍊,藉由專業記者的貼身採訪與報導,體現土地滋養文學家,文學家以作品禮敬土地的有機之鏈。

 ※詳細介紹:http://www.locuspublishing.com/Book2.aspx?bokno=1211A002

  

|文學思路|系列講座 ※無需報名、免費入場

11/17【陳雪/寫作者的私房風景】
主題:寫作者的私房風景
講者:陳雪 
時間:11月17日(六)14:00-16:00
地點:新北市立圖書館永和民權分館地下演藝廳(永和區民權路60號B1)

關於 陳雪
陳雪從小在菜市場跟著父母叫賣長大,她的小說創作發想,也從而在形形色色的路人臉孔上萌芽。從《惡女書》開始,陳雪以膽敢的姿態,將性別區隔與世俗對兩性並未平權的話題,藉由文學這一利器,逐一打破。過去如斯,如今的她,更以身體力行的堂皇態度,顛覆凡人常眼。 

11/25【吳鈞堯、鍾文音/我們的歷史,他們的故事】
主題:我們的歷史,他們的故事
講者:吳鈞堯、鍾文音
時間:11月25日(日)14:00-16:00
地點:新北市立圖書館總館(板橋區莊敬路62號)

文章標籤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11搶先閱讀  

莎拉在抽屜裡找到時間。
她打開抽屜想找黑色牛仔褲,沒找到,反而發現了她生平第一隻錶。那是一款橡皮錶帶的紫色Swatch,被埋在抽屜的深處。是她爸媽送給她的十二歲生日禮物。
兩個月後,他們就離婚了。

「莎拉!」她母親在樓下大喊。
「幹嘛?」她喊回去。

爸媽離婚後,莎拉跟著母親住。無論生活出了什麼差錯,蘿倫一定怪在她那個根本就缺席的前夫身上,莎拉則會點頭表示同情。然而,就某個角度看,她們各自都還在等這個男人:蘿倫等著他認錯,莎拉等著他來拯救自己。她們都沒等到。

「媽,幹嘛啦?」莎拉再喊。
「妳需要車嗎?」
「不用。」
「什麼?」
「我不需要車!」
「妳要去哪裡?」

「哪裡都不去!」
莎拉看看那隻紫色手錶,它還在跑:現在是晚上六點五十九分。
八點半!八點半!
她關上抽屜,大叫:「專心點!」
她的黑色牛仔褲到底在哪裡?

文章標籤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11搶先閱讀  

莎拉•雷蒙擔心時間不夠了。
她踏出淋浴間,算算時間。二十分鐘吹頭髮,半小時化妝,半小時穿衣,再花十五分鐘到達目的地。八點半。八點半!
臥室的門打開。是她母親,蘿倫。
「寶貝?」
「敲門!媽!」
「好。叩叩。」
蘿倫瞄了床上一眼,看見幾個選項攤在上面:兩條牛仔褲,三件T恤,一件白色毛衣。
「妳要去哪?」
「哪裡都不去。」
「妳要跟誰見面嗎?」
「沒有。」
「妳穿白色很好看──」
「媽!」
蘿倫嘆口氣。她撿起地上的濕毛巾,離開房間。
莎拉回到鏡前,想著那個男生。她捏捏腰間的肥肉。吼。
八點半!八點半!她絕對不穿白色。

文章標籤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11搶先閱讀  

他眼睛閉著,傾聽著什麼。
是聲音,永無止盡的聲音。
那些聲音,不斷從洞穴角落的一個池子裡傳上來。
是地球上的人發出的聲音。
他們只要一樣東西。
時間。

序幕

有一個人獨坐在洞穴裡。
他的頭髮很長,鬍鬚垂在膝上。他雙手捧著腮。
他眼睛閉著,傾聽著什麼。
是聲音,永無止境聲音。那些聲音,不斷從洞穴角落的一個池子裡傳上來。
是地球上的人發出的聲音。
他們只要一樣東西。
時間。

莎拉‧雷蒙的聲音夾雜其中。
她是生於現代的一個少女,正歪斜著身子躺在床上,端詳手機裡的一張相片。是個髮色有如咖啡般深的好看男生。
今晚她要跟他見面。今晚八點半。她興奮地在心裡念了一遍又一遍──八點半,八點半!——她不知道穿什麼衣服好。黑色牛仔褲?無袖上衣?不行,她討厭自己的手臂。無袖萬萬不可。
「我需要多一點時間,」她說。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要更快樂的話,就往一個自己想像中的現實前進吧
《潛進世界中心的我》搶先試讀徵文活動

【內容介紹】

我原本打算自殺。
我穿上潛水衣,往後仰,翻進水裡,穿過表層土耳其藍的海水,第二層的綠色海水,再穿過了碧藍色海水,抵達深藍色的海水層。
一句話浮現在我的腦海裡,這個聲音很快地和我心臟的噗通噗通聲混合在一起。

凱倫有一點不一樣。

遠從加州柏克萊回到家鄉的伊莎貝發現她時,一副乾瘦的模樣,在海水裡有如活魚般穿梭自如,卻不會說話,老是不穿衣服,肚子餓就抓起濕答答的沙子來吃。伊莎貝將她洗刷了一番,剃光了頭髮,剪齊了指甲。她認定這個傻傻的野東西是過世姊姊留下的女兒,也是墨西哥首屈一指的鮪魚公司「安慰鮪魚工廠」的唯一繼承人。於是,她一肩扛起把她改造成人類的重責大任。

「凱倫,聽好這點,而且永遠不要忘記。千萬不要讓任何人說妳智能不足。妳不是智能不足,妳只是與眾不同。了解了嗎?凱倫?」在阿姨的愛及悉心教導下,患有自閉症的天才凱倫展開了她神奇的一生,證明了她果真與眾不同,有著驚人的記憶力、理解力與專注力,熱愛大自然、熱愛海洋與動物的她,卻必須學習經營有如屠宰事業的工廠。凱倫不但把家傳的遠洋捕鮪魚事業發展得有聲有色,並研發出更環保、更人道的補殺鮪魚的方法,一時成為全球企業追捧的對象,卻引來激進環保人士的不滿,欲置她於死地。凱倫是否能夠完成她的夢想,打造出一座沒有飢餓、恐懼、危險,脫離殘忍陰影的鮪魚樂園?

這是墨西哥得獎劇作家、記者和詩人莎賓娜‧貝爾曼令人驚艷的初試啼聲之作,《潛進世界中心的我》是本細膩而深刻的小說,筆觸輕柔,口吻尖銳,以幽默的態度探討自閉症人格、海洋生態、環境保護和商場炎涼,敘述一個原本不會說話的自閉症女孩如何變成駢馳商場的女強人。全書帶著淡淡的、海水般的鹹味,每讀一段,嚥一口口水,你的內心裡將湧起一種難以言語的氛圍,彷彿整顆心溫暖了起來。請細細的品味。

【作者介紹】

《潛進世界中心的我》美國版封面莎賓娜‧貝爾曼 Sabina Berman

一九五四年出生於墨西哥,擁有多重身分,她是德系猶太人、墨西哥人,也是個劇作家。她的成就非凡,不僅讓讀者認同她的多重身分和追溯之旅,還開創了一個新的文學領域,透過想像和渴望增補片斷的回憶,以重新塑造過去的手法來描述現在。

她的父母是來自東歐的移民,從他們身上她繼承了文化、宗教和民族傳統。她在墨西哥市度過的童年時光,遇到舊世界的習俗和意第緒語以及身邊天主教西班牙語之間衝突不斷。她無法擺脫自己是墨西哥猶太人的身分,這深深地影響了她的寫作。不論她是在自傳中細數墨西哥的童年回憶,還是提到家族在波蘭和奧地利的生活,或者在創作新劇本,作品處處可窺見她的文化、語言、種族和宗教傾向。

貝爾曼吸引了各個層面的讀者,包括猶太人和非猶太人。她投注許多時間在墨西哥猶太人的事物上面,但她表示要維護其文化、宗教和語言實著不易,因為經常牴觸主流的文化跟語言。她在一九九一年發行半自傳體作品《祖母》,為了讓讀者更容易閱讀,還翻譯並解釋意第緒語可能不為人知的字彙。貝爾曼的翻譯對猶太人和非猶太人來說都相當重要,他們可能都不熟悉意第緒語和其文化。意第緒語之於她跟她的讀者都是陌生的。《祖母》一書也邀請她女性的讀者參加某個女家長也就是貝爾曼祖母的慶祝會──這在男性主導的社會和教規下並不常見。然而奇妙的是,這個特點讓貝爾曼擺脫傳統寫法,開拓另一個新的文學領域。

貝爾曼也在《祖母》一書當中提及影響她的身分和家庭的問題。她探討史上猶太人的流離失所,以及他們在內心和遠離以色列的地方保衛著一個不存在的家園。貝爾曼剖析她在墨西哥社會的地位,以及住在她不覺得自己是永久居民或公民的地方有哪些意義。她從自己和父母親的感受出發,探討這種被強加或是背負的飄泊身分的正反兩面。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