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立體書+書腰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是本有趣的書。
海德特在書裡綜合過去30年來的心理學和人類學研究,說明這些研究在哲學上的意義,並試圖論證他的非理性論立場。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蹲在掌心峽谷的男人立體書

 

把萬花筒帶回家後,我靜靜地躺在床上等待晚上的到來,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想著待會該用萬花筒看什麼,許多久未想起的事情慢慢都想起來了,簡直是三十幾年的總巡禮。看著房間的光線從透明到深藍,最後讓黑夜覆蓋一切。發現自己從未這樣看過自己的房間,也從未讓自己這樣緩慢自然的進入黑夜之中。

 

決定好要看什麼事情之後起身走到屋外,滿月比以往還明亮的掛在天空,我走到路燈底下開始窺視萬花筒。看著裡面的自己做著不一樣的事,覺得很不可思議,但並沒有感到遺憾或者特別的情緒波動,而是覺得,原來事情是可以這樣掌控的。過去的事已經無法改變,我想看的是現在或者未來,以便之後能走向對的道路。一股力量從尾椎升起,漸漸挺直了背部,這時覺得自己站得更挺了,我的視野也變得不一樣。

 

就在我正蛻變成另外一個自己的時候,我仰頭看見月亮上似乎有一張臉一閃而過,雖然只是一眨眼的時間,但自己很確定看到的不是黑影而是一張臉。我低頭看萬花筒,裡面已經看不到影像,只剩下幾何形的五彩碎花,我又看向月亮,發現現在有露出一半的臉正注視著我。

 

我開始在月光下奔跑,我想我出現了幻覺,心裡希望跑一陣子後月亮的幻覺就會消失,但過了幾個街口後再往月亮看:一個巨大的眼睛在月球上窺視我,眼珠子跟著我轉啊轉。我想起推銷員的名片,我得馬上打給他。

 

「人們總是想預見未來或返回過去,總以為確認過後剩下就是自己的事了,其實無意間串連了一切,把原本遙遠不相干的時空拉向彼此,並且互相影響著。若你可以窺視另一個你,那另一個你當然也可以窺視著你。」我把月亮上的臉告訴業務員後他這樣回答著,態度冷漠嚴肅,完全不像一開始遇見時熱情的樣子。

 

原來上面的臉是自己:就在我窺視自己的時候,另一個時空的我也在窺視著我。   我不想讓人窺視!就算是我自己我也不想!我向業務員怒吼著,我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不想要天空中掛著一張臉監視著我。沒法回頭了,業務員說,契約已經達成,就在你一開始握住萬花筒的時候,已經開啟了通道,你已經和另一個你做了連結了。

 

「難道我的一生是另一個我的實驗品?另一個我會控制我的決定?」我說。

 

「不管會不會控制,這又是另外一種層次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你能夠做最佳的選擇;若無法做選擇,只要想想,在某個地方另外一個你是完美成功的自己,這樣不是很好嗎?」業務員的語調轉為低聲誠懇的說:「或者,你也想買一個萬花筒?當然會是一筆不小的費用,但你可以當一個滿月,在夜空中俯瞰一切,當第一個窺視的人。」

 

「我是第幾個我?」

「你後面還有人,仍然具有優勢,只要購買萬花筒的話。」

「總共有多少個我進入這個萬花筒裡面?」

推銷員不回答。沉默一會後才說:「總之,需要的時候再打給我。」

 

推銷員掛斷了電話後,我看了月亮一眼,上面的臉仍然在窺視著我。我感到好冷,原本在背脊上的力量消失了,身體好像縮小了一樣。我得趕快回家,我開始奔跑,想逃離一切,再也不想在滿月的時候出門了。

 

 《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  201505 大塊文化出版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蹲在掌心峽谷的男人立體書

正當我提醒自己是否應該要注意四周情況的時候,我的眼神不小心對上了推銷員:我犯了初心者去郵局會犯的錯。一名在旁埋伏已久的推銷員竄了出來,筆直的朝我邁進,步伐急速俐落,好像他來到這裡就是為了等我一樣。周圍像有一個無形的網子正在收編,而我是逐漸落入圈套的人,最後縮小到彼此可以對話的框框裡。

 

「你曾經想過,有些事要是有不同選擇,今天的自己就會不一樣了?」推銷員像氣象報告一樣的在空中比畫著雙手,拉開了什麼我看不見的東西。

 

「我們每天都得做決定,無時無刻,從醒來的那一瞬間就已經開始。我們決定什麼時候結束手機的小睡模式,吃哪種早餐,穿哪件衣服,要搭什麼交通工具、走哪條路上班,我們的選擇都會影響後續的發展。不管是二選一、三選一或多選一的選項,早五分鐘出門和晚五分鐘出門就可以形成巨大的改變,這點你相信嗎?做一個選擇後,時間又會把它劃分成好幾個細項,這些細項各自成了自己的劇本,往前推動成為不一樣的你。那麼,你又如何確定自己所做的選擇會是正確的呢?」

 

我還未開口,推銷員就像猛烈的驟雨般說了一大堆話。削瘦修長的推銷員穿著黑西裝,皮膚白皙,看起來像嚴格的素食主義者。下午陽光猛烈,影子黑得俐落,我手裡拿著牛皮紙袋,只想趕快寄上這封掛號信。

 

「也許你有發現,有些人就是特別會做選擇。他們總是走在對的道路上,事情會照著他們的意願發展下去,就算有其他意外也多半是正面的能量。人們以為選擇只會影響今天或一兩天,其實它影響的會比自己想得多更多。像是走入迷宮一樣,走一步就會影響到後面所有的道路。而這些人就是看到了以後的道路才會做出對的選擇。那為什麼他們看得到呢?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所以我選擇離開這裡,或者留下來繼續聽你說話,也會有很大不同的影響嘍?」我說。

推銷員微笑一下,是一種「我逮到你了」的微笑。「都有可能,也許會劇烈的改變,也可能只是微小到幾乎沒有的變化,但這都牽扯到一個問題:我們無法得知另外一種決定的結果。所以我們會感到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做那個決定。然後開始算命,問鳥或看掌紋,想著昨晚的夢,膜拜在神像前發狂的人,抓住一切有可能的徵兆。生命的成長就是要學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如何選擇構成了我們的人生觀。」

 

「既然無法得知另外一種結果,不就又回到了原點,我們還是得依靠經驗來做選擇,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小心的做決定,僅此而已。」我說。郵局門口一下子湧入了許多民眾,看來這封掛號信得排一陣子了。我在心裡想著若早幾分鐘進去掛完號,現在已經在買綠豆薏仁湯的樣子。

 

「所以,先生,」推銷員握緊雙手在胸前,像期待打開禮物般的走到一旁的摩托車,從座墊上一個黑色皮製公事包裡面拿出長方形小箱子。「事實上我們有辦法看到另一種結果。」箱子裡面拿出來的是一個紅棕色六角形的木頭圓柱體,上面雕繪著月亮還有許多眼睛,眼睛們都一起看著底下小小的人像。

 

「這是萬花筒。」推銷員拿給我看。「我們可以透過它來預知不同選擇所造成的後果,避免自己走向最不好的道路。」木刻的萬花筒意外沉甸,拿的一瞬間身體有被拉入什麼地方的感覺,但一會之後這種感覺便消失了。

 

「現在請你抬頭看看天空,」推銷員說著。炙熱的天空中什麼也沒有,只有幾朵像壓克力人造雲般不動的鑲嵌在空中,會覺得它們有比太陽還遙遠的錯覺。而東面的方向,有一個淡藍色的月亮,一半隱沒在天空中。

 

「萬花筒需要在有月亮的時候使用,特別是在滿月之夜,白天的月亮只能看到淡薄半透明的身影,但對大略的方向和解說而言已經足夠了。就拿現在來說吧,請你試想著『若晚一點到郵局沒有遇見我會發生什麼事』,再看看萬花筒吧,答案將會出現在裡面。」推銷員說。

 

我搖晃幾下萬花筒後往裡面看,淺藍色的影像慢慢浮現:一個男孩坐在攤販位子上,吃著有碎冰的綠豆薏仁湯。我發現那就是我自己,竟是另外一種選擇的我。 推銷員把萬花筒收回去,眼神稍微變得冷冷的,用一塊黃綠色絨布包裹起來後放進箱子,另外遞給我一個紙做的萬花筒。雖然是紙但卻是沒有碰觸過的質感,這是一個特殊製法的紙模,有點像小時候摸到攀木蜥的觸感,粗軟。「這是試用品,讓你今晚帶回家,」推銷員說,「只能用一次,滿月時能看得更清楚、更遠和更久,要好好考慮清楚。這是我的名片,需要的時候打電話給我。」

 

....................待續

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  201505 大塊文化出版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