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井荷風/文 (摘自《荷風的東京散策記》部分內文)

舉目青葉山
杜鵑聲中品鰹魚

荷風的東京散策記往昔,江戶這座都城最美麗時節的情趣,以這簡單的十來個字就可道盡。北齋及廣重等人所描繪的江戶名所作品,若以文字替代,盡在這一首俳句中。

不僅東京市內,連周遭的近郊,天天都在開發整修,所幸神社寺廟的境內、私人宅邸、還有崖邊和路旁,尚留下許多樹木。如今,因工廠的煤煙和電車的噪音,日本的晴空已少聽聞鷂鷹的鳴叫聲,雨過天晴的深夜,縱使有月出,杜鵑也不再鳴叫。所謂鰹魚之味,因有火車及冷藏之便,亦不似昔日般珍貴。唯有舉眼能見之青葉,每年一到繁花落盡的五月,於下町之河畔、於山邊之坡上,市內所到之處皆是生氣盎然的嫩綠色彩,讓我們才感受到東京這座都市有一種自江戶流傳而來的快感。


東京人初試夾衣那日,無論清晨、白晝,還是夕暮,外出沿路行,九段之坡上、神田之明神、湯島之天神,還是芝的愛宕山等,登上隨處皆有的高台,放眼往市內望去。初夏閃耀的天空之下,看到一望無際的瓦葺屋頂之間,或銀杏、或椎樹、或橡樹、或柳樹等新綠鮮嫩的樹梢,在陽光照射下豔麗閃爍,才覺得東京這座都市因有仿西洋建築物、電線、銅像而醜陋不堪。雖然說不出是東京的何處,總算察覺東京還是有一種固有的情趣。

若是今日的東京果真有一種都市美,我敢斷言其第一要素即為樹木和水流。覆蓋山邊的老樹和流經下町的河川,為東京市最尊貴之寶。巴黎之所以是巴黎,其風貌在於寺院、宮殿、劇場等建築,縱使沒有樹木和水流亦無缺憾吧! 然而,我們的東京若無鬱鬱蒼蒼的樹木,芝山內的壯麗靈廟根本無法持有其美麗和威儀。

庭園必得有樹有水,為理所當然之事。營造都市之美觀也無法排除此二者。所幸東京之地,自往昔就有眾多樹木。如那至今仍留存在芝田村町的銀杏樹般,傳說為德川氏進駐江戶之前即有的老樹為數亦不少。小石川久堅町光圓寺的大銀杏樹,還有麻布善福寺內號稱親鸞上人親植的銀杏樹,皆為數百年之老樹。淺草觀音堂旁亦有兩棵聞名之銀杏樹。小石川植物園內的大銀杏樹,明治維新後差點被砍倒而留有斧鑿痕,如今反而成為老樹備受敬愛之處。走在東京市內探尋這般有故事來歷的銀杏大樹,還有很多吧! 矗立在小石川水道旁道路正中央的第六天之祠一側,還曲柳原大街污穢舊衣店屋頂上,都可見到高大銀杏樹聳立。神田小川町大街上,我還在一橋中學讀書時,有一棵比電線杆還高的大銀杏樹貫穿香煙鋪屋頂高高聳立。經過麴町的番町一帶、牛込御徒町一帶,可以見到好像往昔旗本宅邸內到處都有的高大銀杏樹聳立。
02  

眺望轉黃的銀杏樹葉與神社、佛閣的粉壁朱欄相輝映,為最具日本風味的山水風景。在此,不得不說淺草觀音堂的銀杏樹,可說是居東都銀杏樹之冠。明和時期(一七六四︱一七七一),這棵樹下有名喚柳屋的牙籤店。柳屋美女阿藤的容姿,至今留在鈴木春信、一筆齋文調等人的錦繪之中。

松樹比起銀杏,與神社佛閣更見和諧,更能營造出日本風格或中國風格的景致。江戶武士宅邸不種植開花植物,常綠樹中特別尊愛松樹之緣故,舊武家宅邸一帶,至今有不少常綠不改其色的松樹,引人發思古幽情的地方。市谷護城河堤有高力松、高田老松町有鶴龜松。依據廣重1繪本《江戶土產》所錄,江戶都內人士普遍知曉的高知名度松樹,有小名木川的五本松、八景坂的鎧掛松、麻布的一本松、寺島村蓮華寺的末廣松、青山龍巖寺的笠松、龜井戶普門院的御腰掛松、柳島妙見堂的松樹、根岸的御行松,隅田川的首尾松等及其他還有很多吧! 然而,時至大正三年(一九一四)的今日,幸好沒枯死者又有幾許呢?

青山龍巖寺之松為北齋描繪於錦繪《富嶽三十六景》之中。我曾從大久保的獨居處,以不遠處的青山為目標,憑著古江戶圖去尋找過這座寺廟。寺廟殘存於穿過青山的練兵場、兵營後方的千駄谷之一隅。不過,堂宇經改建後已不見昔日風貌,寺廟境內蓋起出租屋,別說是松樹,連如庭院般的閒地也不得見。這附近被稱為山邊之新日暮里,據說日暮里的花見寺可以和仙壽院的名園相媲美一事,也是從《江戶名所圖繪》中得知,我足履日和下駄按圖索驥探尋至此,穿過老舊大門,拾級而上,石階兩側茶樹修剪整齊美觀,勉強還有些昔日風貌。庭院已被剷平得不見蹤跡,本堂一旁的墓地也只象徵性地保留些許土地。
03  

今日還存活在上野博物館園區的松樹,為寬永寺的旭松,好像亦可稱為稚兒松之類。雖然首尾松已無跡可尋,根岸的御行松依然健在。麻布本村町的曹溪寺有絕江松、二本榎高野山有所謂獨鈷松。其樹形和古畫上所繪相較之下,皆與往昔風貌一樣。

春天一到,柳樹和櫻樹共同織成都市的錦繡,因此喜愛市內樹木的人,絕無理由等閒看過。提到櫻樹,有上野的秋色櫻、平川天神的鬱金櫻、麻布笄町長谷寺的右衛門櫻、青山梅窗院的拾櫻,還有不知今日是否尚留存而於名所繪上享有盛名的澀谷金王櫻、柏木的右衛門櫻以及駒込吉祥寺的櫻花夾道等,若想搜尋有來歷的櫻樹應該有很多。

 

每一次的閱讀 
猶如展開一場環遊世界的小遊戲
近一百五十年的日本戰國時代,誕生不少亂世豪傑、智勇武將
上杉謙信、武田信玄、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
明天,我們將跟隨日本武將們,走進戰國時代的文史地景,賞遊歷史陳蹟
明日專欄預告:《戰國武將歷史之旅》

 



定價: NT$ 280
特價: NT221

荷風的東京散策記
永井荷風◎著 林皎碧◎譯

傅月庵(作家、茉莉二手書店執行總監) 序文 
李清志(作家、實踐大學建築設計學系副教授) 
柯裕棻(作家、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新聞學系副教授) 
賴振南(輔仁大學日文系教授兼系所主任) 推薦

東京,是個讓荷風又愛又恨的地方。
生於極欲趕上西方經濟工業技術、文化全面西化的明治年代,荷風痛心於所謂的文明,在毫不吝惜地摧毀著這座江戶城,致使面目全非甚至不倫不類,不協調的市街光景讓他深感厭惡。然而,他認為無論如何醜陋、污穢,既然居住於此、朝夕於此送迎,必得於醜陋中尋出幾分美,於污穢中看出幾些趣味。荷風的出生地小石川和江戶衰亡期的唯美主義,孕育了他對藝術的狂熱。而何謂日本之美?

深藍茄子結實之秋日、夕靄中萬家燈火時,或高台林木一舉妝點成新綠之初夏晴日。抑或是無數污穢襤褸雜物,有如旗幟般置於屋頂和窗台上曝曬。裸露黝黑身體的男人、綁著骯髒腰帶的女人,還有背孩子的小姑娘⋯⋯如此壯觀的景致,形成一種出乎意料的美麗和威嚴——小小陋巷已是一渾然調和的藝術世界。

對荷風而言,漫步中看到的人事景物,均是令人回想辰巳往昔之物:廟會裡彈奏三味線的盲女、說書老頭、迷上美艷的澡堂女子的木匠兒子……。
市中散步為一種美學的感悟之旅、一種追憶往昔歲月的感官憑藉,以他的話語即「僅是一種時刻想追求寂寞而禁止不了的情慾而已」。

更多內容,請上
http://www.locuspublishing.com/events/6111NS001/6111NS001.html

 

, , ,
創作者介紹

蝦蜜!越來越大塊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