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博文◎著

耶魯大學中國近代史榮休講座教授史景遷(Jonathan D. Spence),一九八一年出版了一部探討近代中國著名人物與革命的著作,這部書就叫《天安門》(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史景遷說,一百多年來,天安門一方面使中國人產生一種遠離現實的夢想;但在另一方面,天安門也是政府威權的象徵。這種威權有時候會斲喪老百姓的夢想,有時候會把老百姓捉將官裡去。然而,有時候,這種威權會在不可測知的人民力量之前,一籌莫展。史景遷指出,自十九世紀九○年代至二十世紀八○年代,中國飽經外患和內憂,在這內外激盪的橫流中,很少中國人未受其影響與衝擊。

一九八九年六月,天安門又成為中國歷史的重心、全球矚目的焦點。天安門廣場(Tiananmen Square)又因學生民主運動,而變成全世界家喻戶曉的地方。

在近代史上,天安門曾目睹過無數的歷史性事件,它本身亦曾受到炮火的洗禮。一百多年來,中國人的多少尊嚴與恥辱、驕傲與屈膝、勇毅與殘忍,都曾經在天安門廣場上輪番上演。

關鍵民國  


庚子拳亂

一九○○年四月中旬,義和團數百拳民攜帶兵器到達盧溝橋,散發反對外國教會的揭帖。四月下旬,團眾不斷進入北京。五月至六月,義和團先後焚毀了高碑店、涿州、琉璃河、長辛店、盧溝橋、豐台等車站,以及豐台機器製造局,扳毀鐵路。六月四日,又在北京南郊燒毀黃村車站,包圍聶士成軍隊,擊斃聶軍八十餘名。

在五月三十一日,各國駐華公使便以保護使館為名,調兵進京。第一批有美、英、法、義、日、俄等國軍三百多人。六月一、二日,又有德、奧兩國官兵八十餘人入京。六月中旬後,北京城實際上已被義和團所控制。拳民的活動,影響著大清帝國首都生活的每一個層面。皇宮的宮門、中央政府的各個大小衙門和親貴王公的住宅,幾乎皆有義和團派人把守監視。即連大道路口和內外城各門,也都有團眾站崗。

義和團開始進攻北京城裡的天主教堂和耶穌教堂,並將外國使館所在的東交民巷改名為「切洋雞鳴街」,御河橋易名為「斷洋橋」。六月十六日,拳民放火焚燒前門外大柵欄老德記西藥房,大火蔓延,四千多家店舖均被焚毀。大柵欄以外,珠寶市是北京的金融中心,亦未倖免。六月十七日,電報局被焚。從六月十五日到八月十六日,義和團包圍天主教北堂(西什庫教堂)六十三天,拳民與困守教堂的中國教徒,死傷無數。六月二十日,德國公使克林德為了向清廷交涉,在前往總理衙門途中被清軍虎神營官兵槍殺。

被圍在東交民巷的外國人員,除了終日躲在樓裡或地下室裡的外交人員較少傷亡外。據記載,截至七月二十日止,法軍死傷四十二人、德軍死傷三十人、日軍死傷四十五人,共一百一十七人(在整個拳亂中,外國人約有二百三十一人死亡)。但榮祿的武衛軍和董福祥的甘軍,據估計死亡人數當在四千以上,而拳民傷亡更重。

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深夜,八國聯軍四萬餘人自天津攻到北京城下,第二天進入城區。八月十五日,慈禧太后挾光緒皇帝倉皇西逃。八國聯軍分區占領北京城,進行血腥軍事統治,拳民與無辜平民死亡無數。聯軍圍攻和焚燒莊親王載勛的住宅,當場燒死一千七百多人。聯軍公開准許軍隊從八月十六日到十八日,搶劫三天,而實際上直到聯軍撤離北京之日,搶劫始終未曾停止。

聯軍攻進北京城時,炮火打壞了天安門前的華表。據中共文獻記載,一九五二年八月修繕天安門時,工人從城樓西邊的木樑上,取出三顆炮彈,彈殼上隱約可見英文字母。從炮彈的古老形式看來,無疑是八國聯軍留下的「紀念品」。

庚子拳亂過後十二年,也就是民國元年,天安門一帶又演出了「北京兵變」。

一九一二年初,北京的革命黨人痛恨袁世凱的情緒,已高漲到飽和點。革命黨人除了繼續準備武裝起義之外,曾進行兩次重要的暗殺行動。第一次是一月十六日,張光培等十八人在東華門大街行刺袁世凱,沒有成功。經過激烈戰鬥後,張光培等十人被捕,其中三人慘遭殺害。第二次是在一月二十六日,革命黨人彭家珍在光明殿胡同投擲炸彈刺殺頑固派分子宗社黨良弼,彭家珍當場犧牲,良弼也重傷而死。

二月初,南方革命政府與袁世凱達成協議,約定清帝在獲得優待條件的情況下宣布退位,南京的中華民國臨時參議院則選舉袁世凱繼孫中山為臨時大總統。二月十二日,清帝宣布退位。當時,北京的政治空氣空前活躍,報刊雜誌像雨後春筍一般大量湧現,僅報紙就多達一百種左右,占全國總數的五分之一。

清帝退位以後,在遷都問題上,南北方展開了一場鬥爭。選舉袁世凱以前,臨時參議院曾根據孫中山的提議,決定首都定在南京,不許遷移。袁世凱必須到南京就任,遵守(臨時約法)三個條件,藉以約束袁世凱。孫中山的目的是要把袁調離北京這個封建老巢,並把他放在南方革命勢力的監督之下。但袁氏以北方形勢不穩為藉口,堅決不肯離開北京,且以「軍隊暴動、皇族蠢動、外國干涉」來威脅南方。

一九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孫中山派遣的專使蔡元培、宋教仁、汪精衛、鈕永建、王正廷、劉冠雄、魏宸組、唐紹儀等人到達北京。袁世凱一面以隆重之禮歡迎蔡元培等人,並假裝同意南下,一面卻策劃一次大規模的兵變,這就是民國成立之初有名的「北京兵變」。

二月二十九日晚上,袁世凱的爪牙曹錕所率領的第三鎮士兵,突然在朝陽門外東岳廟譁變,到東城、南城、北城大肆放火洗劫。蔡元培等專使在煤渣胡同的住所也被搶掠一空,專使們逃至使館區六國飯店避難。正在此時,袁派人把專使們找來,商議南下的問題。袁以預謀的兵變證明了自己不能離開北京的說詞,專使們驚魂未定,也就議決致電南京參議院主張讓袁在北京就職,參院同意,並在四月二日決議遷都北京。

袁世凱一手製造的兵變,為北京城帶來了極大的破壞。經過二十九日晚上的焚燒和掠奪,許多店舖門口都貼上「搶劫一空」的條子。亂軍大搶一陣之後,仍回到城外駐地。第二天,京防營務處總理陸建章和毅軍將領姜桂題,宣稱這次事變是「土匪作亂」,搜捕一群貧民,誣指他們為土匪,並抓到天橋處死。當天晚上,毅軍又在西城滋事,天津、保定也相繼發生兵變。

據估計,北京兵變期間,四千多家店舖被搶,損失九千多萬兩,北京城內屍體遍地,市民財產和市區建築受到嚴重損害。

北京兵變結束七年之後,天安門廣場上發生了近代中國第一次、也是最有名的一次大規模學生愛國運動,即五四運動。

 

──未完待續

摘自2013年6月新書《關鍵民國》

 

關鍵民國

定價: NT$ 300| 會員價: NT$237

《關鍵民國》
林博文◎著

鐵血宰相俾斯麥曾說,
決策者必須能夠在靜夜裡聽到遙遠的歷史馬蹄聲,
才能在關鍵時刻做出明智正確的判斷。
深懷歷史感的人,才有高瞻遠矚的胸襟與眼光,
「以史為鑑」方能知所興替。

民間史家林博文,長期蒐集大量史料,深入剖析歷史長河中的轉折點與弄潮者,生動地為我們上了一堂學校沒有教的民國史。

 

 

創作者介紹

蝦蜜!越來越大塊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