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封+書腰  

 

「有人懷念的靈魂,未曾真正離開。」

 

「如果,生命的終點,不是終點?」

 

某日清晨,密西根州小鎮「冷水鎮」,電話一通接一通響了。來電者說,自己是從天堂打來的。難道這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奇蹟?抑或只是一場殘酷騙局?奇異來電的新聞流傳開來,外地人紛紛湧進鎮上,想要一同見證。

在此同時,顏面盡失的飛官薩里‧哈定出獄,回到家鄉冷水鎮,卻發現全鎮都染上了「奇蹟熱」,就連自己年幼的兒子都隨身攜帶玩具電話,希望聽到天堂母親的來電。

天堂來電次數增加,來生存在的證據開始浮現,鎮民和全球民眾也跟著轉變。只有薩里深信,除了悲慘的此生以外,再無來生。他調查電話事件,決心要揭發真相,為了兒子,也為了心碎的自己。

        小說在米奇‧艾爾邦筆下,自在穿梭於發明電話的一八七六年,與執念追求進一步溝通的現代世界之間。乘著狂亂的希望,讀者展開一場令人屏息的閱讀旅程。

        《來自天堂的第一通電話》是關於愛情、歷史、信念的成熟傑作,也是米奇‧艾爾邦的巔峰力作。

 

今天開始連續四天,一起來接聽《來自天堂的第一通電話》

----------------------------------------------------------------------------------------------------------------------------------------------------------------------------------------------

事件初始的第一週

       這個世界接到第一通天堂來電時,泰絲.瑞佛緹正想撕開一盒茶包的塑膠膜。

       鈴鈴鈴鈴鈴—

       她假裝沒聽到電話鈴響,用指甲戳破塑膠膜。

       鈴鈴鈴鈴鈴—

      她用食指沿著塑膠膜的凸起處扯開包裝。

      鈴鈴鈴鈴鈴—

      最後她用力一撕,總算撕開了塑膠膜,順手捏成一團。她知道要是電話再響一次而她又沒接到,就會轉進答錄機

      鈴鈴鈴鈴鈴—

    「喂?」

     來不及了。

   「唉呦,真是的!」她咕噥著,聽到廚房吧台上的答錄機發出「喀答」聲,開始播放留言:

   「你好,我是泰絲,請留下姓名電話,我會盡快回覆,謝謝。

     微弱嗶聲響起,接著是沙沙聲,然後

   「—我是媽媽,想跟妳說件事‧‧‧‧‧‧‧

    泰絲瞬間停止呼吸,手上握著的話筒也掉了。

    她的母親,早已在四年前過世了。

 

       鈴鈴鈴鈴鈴—

       警局裡,鬧烘烘的辯論聲幾乎要淹沒第二通天堂來電的鈴聲。有個記事員彩券中獎,贏得兩萬八千美金。三位警官在爭吵如果是自己得獎,錢要怎麼花。

      「拿去付帳單。」

      「不可以付帳單!」

      「買一艘船怎樣?」

      「付帳單!」

      「才不要咧。」

      「買船啦!」

       鈴鈴鈴鈴鈴—

       警長傑克.歇勒思起身,倒退著走向自己的小辦公室。「獎金要是拿去付帳單,只會多出更多帳單。」他說道。

       這番話大家倒是頗為贊同,他伸手接電話,說道:

     「冷水鎮警局,我是歇勒思局長。」

       又是一陣沙沙聲響,接著傳來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是爸爸嗎?我是羅比。

       突然之間,傑克再也聽不見其他人的聲音。

     「搞什麼!你誰啊?」

     「爸,我在這裡很開心,別替我操心,好嗎?

       傑克感到自己胃部一陣痙攣。他想起最後一次見到從軍的兒子,那時他鬍子刮得乾乾淨淨,理了個軍人頭,通過機場安檢門後,身影消失了。那是他第三次出

       任務

       也是最後一次。

     「你不可能是我兒子。」他喃喃念道。

 

      鈴鈴鈴—

      華倫牧師醒來,擦掉下巴的口水,他剛剛在望稼堂上的沙發上小睡了一番。

      鈴鈴鈴—

     「來嘍‧‧‧‧‧‧‧」

       他費了好一番工夫才站起身。教會特別在他辦公室外面裝了電鈴,畢竟他已高齡八十有二,聽力不太行了。

       鈴鈴鈴—

     「牧師,我是凱瑟琳.耶林。請您快點,拜託!」

       他蹣跚地走到門邊,打開門,說道:

     「妳好啊,凱—」

       話都還沒說完,凱瑟琳就已走到牧師身後。她外套半敞著,一頭紅髮亂蓬蓬,像是剛從家裡直奔而來。她坐到沙發上,緊張地起身,又再度坐下。

     「請您要瞭解,我並沒有發瘋。」

     「當然沒有

     「黛安打電話給我。」

     「誰打給妳?」

     「黛安!」

       牧師的頭痛了起來。

      「妳過世的姊姊打電話給妳?」

      「今天早上,我接起電話‧‧‧‧‧‧‧」

       凱瑟琳緊緊抓住手提包,哭了出來。牧師心想,他該不該打電話尋求協助?

       她尖聲說道:﹁她跟我說不用擔心她。她還說,她很‧‧‧‧‧‧‧平靜。」

     「那妳是在做夢嘍?」

     「不!我不是在做夢!我真的跟姊姊通上話了!

      淚珠從她臉頰上滑過,還來不及擦掉就已滴落。

     「這件事已經討論過了

     「我知道,可是

     「妳很想念她

     「對

     「而且妳也很難過。」

     「不光是這樣,牧師。黛安說她在天堂‧‧‧‧‧‧‧您聽不懂嗎?」

       凱瑟琳露出非常幸福的微笑,牧師從沒看她那樣笑過。

       她低聲說道:「我再也不害怕了。」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安全警示鈴聲響起,沉重的監獄大門順著軌道滑開。一名身材高大、肩膀寬闊、名為薩里文.哈定的男子緩步走過,一步一頓,頭垂得低低的。他心跳很快,不是因為重獲自由而感到興奮,而是害怕有人從後方猛地將他拉回。

      向前,再向前。他一直盯著腳尖,直到聽見碎石路上有足音朝他走來,輕巧而快速,他才抬起頭來。

      那是他兒子,居勒。

      他感到兒子的兩條小手臂抱住他的雙腿,他雙手伸進兒子的一頭鬈髮之中。他也看見父母:母親穿著海軍風衣,父親穿著淺咖啡色西裝。父母看到他,原本緊繃的臉瞬間軟化,然後全家互相擁抱。天氣凜冽,天色泛灰,街道因雨水而溼滑,此刻只有他的妻子不在這兒,然而她不在的身影卻如影隨形。

       薩里文想要說點意境深遠的話,但從嘴裡擠出的,只是一句低語:「走吧。」

       過了一會兒,車子便消失在路的盡頭。

       那一天,也是這個世界接到第一通天堂來電的日子。

       接下來發生的事,有幾分真假,就看你信它幾分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蝦蜜!越來越大塊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