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世界 立體書  

她,為了夢想,獨自勇闖紐約市,成為一名作家。

她,為了活命,用念力進入死亡,來到重生世界。

黛西筆下的故事﹐莉琪親身的冒險。

兩個女孩,兩個故事,雙倍的閱讀享受。

 

[內容介紹]

為了出版她寫的青少年小說《重生世界》﹐黛西帕特爾決定延遲入學﹐在沒有公寓﹑沒有朋友﹑沒有合適衣服的情況下隻身搬到紐約巿。但很幸運地,黛西在許多經驗豐富的前輩大師和剛出茅蘆的新手作家的幫助下,慢慢地探索紐約﹐並對寫作﹑出版世界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在這一年裡﹐黛西完成她的小說﹐接受他人對作品的批判﹐而且還戀愛了。

和黛西的生活穿插進行的是她創作的懸疑小說《重生世界》。為了躲避恐怖分子的攻擊,莉琪用念力進入死亡,來到了重生世界。這個世界黑暗、冰冷、沒有顏色,除了全身發亮的莉琪。她並沒有死去,卻意外成為了可以跨越陰陽兩界的賽可旁波斯,遇到了三千年前出生的死神亞瑪杰。從此,莉琪的人生起了大轉變,她體內存在著一個她隨時可以躲進去的黑暗角落,不由自主地被殘留著許多可怕的未解懸案的重生世界所吸引,其中包含莉琪媽媽童年時被謀殺的朋友明蒂。和黛西一樣﹐莉琪也戀愛了……但意想不到的新危機步步逼近﹐這才發現她的特殊能力也許不夠強大到足以保全她最愛的人。

[作者介紹]

 作者照片 
史考特‧韋斯特費德 Scott Westerfeld

 二O一O年軌跡獎(Locus Award)最佳青少年小說《利維坦》(Leviathan)系列的作者。其他的小說著作包括了《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冠軍《醜人兒》(Uglies)系列﹑《感染宿主》(Peeps)﹑《末日》(The Last Days)﹑《我是時尚獵人》(So Yesterday)﹐以及《午夜者》(Midnighters)三部曲。個人網站﹕ScottWesterfeld.com

 

[譯者簡介] 

 卓妙容

 台灣大學會計系畢業,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企管碩士。曾任職矽谷科技公司財務部十餘年。喜歡在文字裡悠遊多過在數字裡打滾。現為專職譯者。譯有《美人心機》、《血衣安娜》、《噩夢少女》、《松林異境》三部曲等書。

 

[媒體推薦]

 為了專心修改即將上巿的小說﹐並開始寫續集﹐十八歲的黛西擱置上大學的計畫﹐搬到了紐約巿。她小說裡的女主角莉琪則在一次瀕死經驗後,發現自己成了引導亡靈進入重生世界的賽可旁波斯。韋斯特費德在書中讓莉琪的故事和黛西的紐約冒險穿插進行﹐完美創造出兩種大異其趣的閱讀經驗(青少年愛情和虛幻懸疑)﹐藉由黛西和莉琪兩個迥然不同卻栩栩如生的角色,成功地將故事緊密結合。­——《書單》

 兩個故事交錯進行﹐單數章節講述黛西在出版業的冒險﹐偶數章節則是黛西創作出的《重生世界》的最後草稿……極具野心的概念﹐精確完美的執行。
——《出版者週刊》

 了不起的成就……不愧是韋斯特費德﹐善加利用他過人的天賦﹐以優雅輕鬆的姿態達成複雜困難的任務﹐成功地抓住你的注意力﹐將你拖進未知的黑暗裡﹐不由自主地陪著黛西和莉琪一起哭﹑一起笑。
——boingboing.net,柯瑞.達克特羅(Cory Doctorow)

 我並沒有在這本書裡看見自己或任何朋友的影子。嗯﹐當然﹐除了那些事實的部分以外。而那些不是事實的部分確實有可能發生過。呃﹐不﹐不對。一切都是他虛構的。
—─約翰葛林(John Green),著有《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

 我不知道韋斯特費德為什麼要這麼描寫他書中的青少年小說家﹐可是我們不會一起喝酒﹐也不會為其他人的小說出主意﹐更不會評論書中情節﹐或分享不可告人的祕密。從來不會。這本小說裡沒有一個角色是以我認識的名作家為雛形而創造的。真的﹗你們不要再用那種眼光看我了﹗
—─E洛克哈特(E. Lockhart)

 我的律師建議我不要對這本書做任何評論。
—─莫琳•約翰遜(Maureen Johnson)
 

 誰是他媽的史考特韋斯特費德﹖
—─夏儂•海兒(Shannon Hale),著有《真愛夢公園》(Austenland)

 我愛死它了。我愛它﹐因為我愛青少年小說(書和人我都愛﹐即使它們到了荒謬可笑的地步都照愛不誤)﹐我愛潛入作者的腦袋(看到所有的自我﹑創造力和文字力量)﹐也因為史考特韋斯特費德。在《重生世界》裡﹐史考特成功地將年輕女主角的新生活和引發她改變的筆下小說交織在一起。我沒有讀過像這樣的書﹐它是種全新的概念﹐而且是一本小說……小說的意義和目的不是就該如此嗎﹖我得謝謝史考特韋斯特費德無窮無盡的精彩想像力﹐因為它我才能有這麼特別的經驗。
—─Books, Inc.,瑪姬‧德田-霍爾(Maggie Tokuda-Hall)

 雖然單純以閱讀的角度看﹐它就已經是本很棒的好書﹐但是我相信將它賣給將來想當作家的青少年﹐一定會更加有趣。下次如果我再被問到「你會給新手作家什麼樣的忠告﹖」時﹐《重生世界》將會是我的具體答案。
—─換手書店(Changing Hands Bookstore),白朗黛史都華(Brandi Stewart)

 我為《重生世界》著迷。莉琪和黛西融合的世界俘虜了我﹐讓我連在睡覺時都會夢到它們。韋斯特費德一如往常地寫出了充滿創意﹑精緻而成熟的作品……看完之後﹐我不確定到底是死神的世界比較奇怪﹖還是出版的世界比較奇怪﹖
—─古柏菲爾德書店(Copperfield's Books),派特諾曼(Patty Norman)

 這本書是個棒極了的禮物﹐它一定會被排放在我青少年小說天堂圖書館最喜歡的書架上。書裡頭什麼都有──現實生活﹑超現實愛情﹑圈內人才懂的玩笑﹑嘻鬧場景﹑幽默手法﹑懸疑推理﹑家庭衝突﹑出版界實況﹐甚至還包括了多段書蟲們的討論。雖然我很想趕快往下讀﹐可是又忍不住強迫自己放緩速度﹐因為我不想離開黛西和莉琪的世界﹐想多享受一點《重生世界》的樂趣。我必須承認﹐現在不管我讀哪一本書或者接待哪一位作者﹐我都會想到《重生世界》。好吧﹗我確實是為它著了迷。
—─克普勒書店(Kepler's Books),安琪拉曼恩(Angela Mann)

 

[摘文]

 在新年前幾天的午夜﹐我在機場遇到了我的夢中情人。當時我正在德州達拉斯轉機﹐差一點就命喪黃泉。

傳簡訊給媽媽救了我的命。

 我在旅途上很常傳簡訊給她﹐不管是到達機場﹑登機廣播或起飛前被要求關掉手機時﹐我都會告訴她。我知道這聽起來像是應該和男朋友而非媽媽做的事。可是獨自搭機總是讓我很緊張﹐即使那時我還看不到鬼。

 相信我﹐我必須時常和媽媽聯絡。她向來黏我黏得很緊﹐尤其是爸爸離家出走搬去紐約後更是如此。

      所以我只得在空曠的機場裡走來走去﹐試圖找個收訊信號強一點的地方。這麼晚了﹐大多數的商店都已關門熄燈。我閒晃到機場另一側的入口﹐從天花板拉下的鐵門將通道完全封住。透過鐵門上的洞﹐我看到兩個電動平面扶梯仍舊持續運轉﹐雖然裡頭空無一人。

        我沒看到攻擊是怎麼開始的。我的注意力全在手機上﹐看著自動校正功能把我的句子改得亂七八糟。不久前我趁寒假去看爸爸,剛見過他的新女朋友。媽媽正在逼問我關於她的事。瑞秋很可愛﹐打扮永遠時髦得體﹐更棒的是,她的腳和我一樣大。不過我當然不會這樣告訴媽媽。相信「她有好多漂亮的鞋﹐我可以向她借來穿」絕不是媽媽想聽的答案。

        爸爸的新公寓也棒極了﹐不但在二十樓的高樓層﹐還有大片落地窗俯視阿斯特廣場。他的衣帽間和我在家裡的臥室一樣大﹐裡頭全是拉出來時會發出滑板輪子聲音的抽屜。可是我一點都不想住在那兒﹐彩色和純白的真皮家具看起來很酷﹐卻完全沒有家的感覺。不過﹐有一件事媽媽倒是說對了。爸爸確實在離開我們之後﹐賺了很多很多錢。他現在發財了﹐住在有門房的豪宅﹐僱了個專門服侍他的司機﹐皮夾裡還有一張讓店務助理隨時卑躬屈節的閃亮黑卡(叫在店裡工作的人為「店務助理」是我從瑞秋那兒學來的)。

        我現在穿著牛仔褲和連身帽T﹐和我平常搭飛機的打扮沒什麼兩樣﹐可是我的行李箱裡塞滿了等我回加州後必須找地方藏的新衣服。我能理解為什麼媽媽對爸爸變得這麼有錢感到火大﹐畢竟如果沒有媽媽的支持﹐他根本無法念完法學院﹐而後來他卻背叛了我們。我有時對他丟下我們也會感到不爽﹐但是他發財之後分了一些錢給我﹐我就不再耿耿於懷了。

        聽起來很膚淺﹐是不是﹖居然輕易被原本應該屬於媽媽的錢收買﹖相信我﹐我知道。面臨死亡讓你把自己的膚淺看得一清二楚。

        媽媽傳來簡訊﹕「告訴我她比上一個老。而且不是另一個天秤座﹗」

        「我沒問她牲日。」

        「什麼﹖」

        「生日。自動校正功能亂改。」

        媽媽對我錯誤百出的文字輸入通常視而不見。前一晚﹐我傳簡訊告訴她「爸爸和我正在吃生雞麵糰當甜點」時﹐她似乎完全沒注意到有什麼問題。不過﹐當我們談論的主題變成瑞秋時﹐再小的錯誤她都不會放過。

         「哈﹗真希望妳問了她『牲日』﹗」

        我決定不理會這句話﹐反而輸入﹕「對了﹐她向妳問好。」

        「她人真好。」

        「如果妳是在反風﹐我看不出來。我們是在傳簡訊﹐媽。」

        「我老得不會『反諷』了。我是在挖苦。」

        這時我聽到身後靠近安檢的地方有人在高聲大叫。我轉頭往登機門的方向走﹐眼睛繼續盯著手機。

        「我想我的飛機差不多要飛了。」

        「好。三小時之後見﹐小朋友﹗我想念妳。」

        「我也是。」我開始輸入﹐但是﹐世界卻在瞬間崩塌碎裂。

        我這輩子從沒親耳聽過自動武器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它太大聲了﹐我的耳朵辨認不出來﹐在子彈劃開我周圍的空氣時﹐我感覺到的比較不像聲音﹐而像一種我的骨頭﹑我的眼液都能深深感受到的戰慄。我將視線從手機往上移﹐瞪大了眼睛。

        拿槍的暴徒看起來不像人類。他們全戴著恐怖電影的面具﹐對著群眾掃射的槍枝產生大量煙霧﹐圍繞在他們四周。一開始﹐每個人都嚇得呆若木雞。沒有人逃﹐也沒有人想到要去躲在一排又一排的塑膠椅子後面﹐就連恐怖分子都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

        一直到恐怖分子停下來重新裝彈﹐我才聽到尖叫聲。

        然後所有的人開始逃﹐有些往我這邊跑﹐有些跑向另一個方向。有個年紀和我差不多大﹑穿著足球球衣的男生撲倒兩個拿槍暴徒﹐和他們在滿是鮮血﹑又溼又滑的地板上纏鬥。事後﹐大家都知道這個英雄叫崔佛士布林克曼。如果只有兩名恐怖分子﹐他或許能打贏他們﹐過著一輩子受人崇拜﹐把同樣的故事對孫兒們一說再說﹐直到他們聽得耳朵長繭的人生。可是那天一共來了四名恐怖分子﹐另外兩名手上可不缺子彈。

        在崔佛士布林克曼倒下時﹐第一批往我這兒跑的人已經衝到我附近。他們的身後帶著煙﹐聞起來很像燒焦的塑膠。我本來還呆呆站在原地﹐可是那股嗆鼻的嗆味突然間讓我惶恐萬分﹐於是我轉身﹐開始跟著群眾往前跑。

        我的手機亮了起來﹐我瞪著它發愣。我應該要用這個發光﹑嗡嗡叫的東西做一件事﹐可是我想不起來是什麼。我還沒回過神來細想到底出了什麼事﹐但是我知道不跑就表示我必死無疑。

        然而﹐死亡還是硬生生地擋在我的面前。鐵門封住整個走道﹐從天花板到地板﹑從左牆到右牆﹐沒有一點空隙。關閉的部分機場就在鐵門之後﹐電動平面扶梯依然轉個不停。恐怖分子顯然刻意等到午夜才發動攻擊﹐因為這時的旅客可以躲避的空間小之又小。

        一個穿重型機車皮衣的高大男子用肩膀撞擊鐵門﹐金屬搖動發出嘩啦嘩啦的噪音。他蹲下想用手托起鐵門底部﹐卻只能將它抬高一﹑兩英寸。其他旅客紛紛加入﹐大家一起用力往上抬。

        我瞪著手機。上頭有一行媽媽傳來的簡訊。

        「試著在飛機上睡一下。」

        我用指頭在手機上拼命點擊﹐想叫出電話鍵盤的畫面。我的腦袋還不忘提醒我﹐這會是我第一次打「九一一」這個緊急救援電話。我一邊等著電話接通﹐一邊轉頭往槍聲的方向看。

        好多人倒在我身後的地板上﹐長長的一大串。恐怖分子顯然毫不留情地射殺了不少驚慌奔逃的旅客。

        其中一個和我的距離不超過一百英尺﹐正朝我走過來。他低頭看著地板﹐小心地避開倒下的人﹐走得很慢﹐彷彿因為戴著面具﹐他沒辦法看得很清楚。

        手機傳來一個很小的聲音﹐我還在耳鳴的耳朵聽得很是吃力。「妳的緊急狀況的發生地點在哪裡﹖」

        「機場。」

        「我們接獲通報了。航空警察局已經出動﹐很快就會抵達現場。妳現在的位置安全嗎﹖」

        電話裡的女人語氣很冷靜。每次我回想起這件事﹐一想到她是那麼冷靜﹑那麼勇敢﹐我都會忍不住哭出來。如果我是她﹐在知道電話的那頭正在發生什麼事時﹐我說不定會歇斯底里地尖叫。可是我沒有尖叫。我只是呆呆地看著拿槍的恐怖分子慢慢朝我們走過來。

        他用手槍射擊倒在地上受傷的人。一個接著一個。

        「不安全。」

        「妳能躲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嗎﹖」

        我把頭轉回來﹐面對鐵門。現在有十幾個旅客在拉它﹐想將它往上抬。金屬嘩啦嘩啦﹐不斷搖晃﹐可是集眾人之力仍然敵不過上頭的大鎖。鐵門還是只能升高一﹑兩英寸。

        我的目光慌亂地搜尋﹐想找一扇門﹑一個走道﹑一部自動販賣機藏身﹐可是延伸出來的卻只有光禿禿的牆壁。什麼都沒有。

        「不能。而且他正在開槍射死每一個人。」我們兩個非常平靜地交談著。

        「嗯﹐親愛的﹐也許妳應該假裝妳已經死了。」

        「什麼﹖」

        恐怖分子的目光從地板上的傷者移開﹐透過面具上的兩個圓洞﹐我可以看到他的眼光閃爍。他正在瞪著我。

        「如果妳找不到安全的地方躲藏。」她慎重地說﹕「也許妳應該躺下﹐不要動。」

        他將手槍收進槍套﹐再度舉起自動步槍。

        「謝謝。」我說﹐然後在步槍爆出煙霧和噪音時﹐讓我自己倒向地面。

        我的膝蓋猛然撞向地板﹐超級痛﹐可是我只是放鬆全身的肌肉﹐翻身讓臉朝上﹐像個破布娃娃動也不動地躺著。我的前額重重撞上磁磚﹐立刻眼冒金星﹐然後一股黏稠溫暖的液體滑過我的眉毛。

        我忍不住眨了眨眼﹐因為鮮血流進我的雙眼裡了。

        我一動也不動地躺在那兒﹐自動步槍不斷地發射﹐子彈咻咻咻地從我身邊飛過。周遭的尖叫聲讓我很想縮成一個球﹐可是我強迫自己躺得直直的。我壓縮呼吸﹐讓它淺到幾乎停止的地步。

        我已經死了。我已經死了。

        我的身體顫抖了好一會兒﹐對抗我的意志﹐要求我呼吸得多一點﹑深一點。

        我不需要呼吸。我已經死了。

        槍聲終於又停了﹐可是取而代之的聲音卻更加可怕。我聽見一個女人在哭喊求饒﹐也聽到有人透過破洞的肺在呼吸。然後﹐我聽到遠處傳來手槍發射的爆炸聲。

        接著﹐我最害怕的聲音來了﹕運動鞋踩在溼磁磚上吱吱作響﹐緩慢而小心的腳步聲。我記得他射死每一個受傷的人﹐確定沒有人能活著逃過這場噩夢。

        不要看我。我已經死了。

        我的心臟噗通噗通狂跳﹐發出足以震動整個機場的巨響﹐然而﹐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還能控制自己不要呼吸。

        運動鞋的聲音愈來愈遠﹐被我自己腦袋裡輕柔的嗡鳴掩蓋。我感到自己從身體剝離﹐直接穿過地板﹐往下落入一個黑暗﹑安靜﹑冰冷的地方。

        我不在乎世界是否崩潰﹐我不能呼吸﹐不能移動﹐不能思考﹐我只能提醒我自己……

        我已經死了。

        在我眼瞼下的視界從紅色變為黑色﹐像在我的腦海中打翻了一瓶墨水似的。我被包裹在寒氣裡﹐原本的暈眩感成了一種彷彿靜止般的極緩慢的擺動。

        似乎過了很久﹐什麼事都沒發生。

        然後﹐我再醒來時﹐已經到了另一個地方。

 

【活動說明】

    徵求部落格版主搶先閱讀大塊出版201412月新書重生世界,閱畢並在個人部落格貼出800字以上的讀後感者,即可獲得大塊出版201412月新書重生世界乙本。

 【報名及截稿時間】

1. 報名時間:2014/11/25 ( 二 ) 2014/11/30(日)晚上24:00

2. 請將個人資料包括:真實姓名、聯絡電話、e-mail、收件地址,以及發表用筆名、個人部落格名稱和網址,e-mail 至:fiction@locuspublishing.com。來信主旨請註明:我要報名參加「重生世界試讀活動。
(您的聯絡資料僅供寄送書用,不會公佈。)

3. 入選公佈時間:2014/12/01(一)於此部落格公佈,並會寄出通知信。

4.重生世界試讀本寄出時間:2014/12/03(三)前寄出。

5. 截稿時間:2014/12/21(日)晚上24:00前,為避免影響其他人權益,延遲交稿者恕不贈送重生世界新書。

6. 將讀後感貼在你的部落格上,讀後感字數至少800字,標題請包含「重生世界」文字。

7.將心得存至word檔或TXT文字檔連同個人資料在2014/12/21(日)晚上24:00e-mail 至:fiction@locuspublishing.com(信件主旨請務必註明:重生世界試讀心得)。

 【注意事項】

 1.      若您已經在大塊遊樂場或網路書店看到試讀消息且寄出報名表,請勿重複報名,由於作業問題,違者我們必須取消您此次參加資格。

 P.S. 請務必遵守此項規定,避免造成誤會。感謝大家配合。

 2. 大塊文化將斟酌決定入選參加試讀活動人選,同時保留相關活動內容變動的權力。所有入選此試讀活動的讀者,皆會一一回信告知,若未收到通知,歡迎你來信詢問(服務信箱: fiction@locuspublishing.com)。

 3. 文章嚴禁盜用他人作品,一經查證屬實,需要對於違反著作權之法律責任自行負責。

 4. 文章須同意授權大塊文化做為重生世界宣傳使用,主辦單位有權將文章取部分或全部刊載於網路、實體等文宣上。

 5. 參加者僅限居住於台、澎、金、馬地區。

 6. 為避免郵件漏失造成誤會,您寄來fiction@locuspublishing.com的報名信都會收到自動回復信,無須索取郵件回條。

 

 

創作者介紹

蝦蜜!越來越大塊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locusblog
  • 入圍的名單在這邊:
    艾薇
    紫昀
    俞伶
    艾蜜莉
    Amesily
    月初
    懸光
    吉娃娃
    野田妹
    凱特
    雪翼
    苦悶中年男
    嘎眯不搗蛋
    蒼野之鷹
    jrue 
    樗櫟
    渝雯
    陳小柔
    夏夏
    Astraes Lin
    米茲 mitsu
    黯泉
    BO
    Cindy Lee
  • 艾薇
  • 您好:目前尚未收到試閱本,請問書籍是否已寄出?謝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