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b  
  

自然生態系

      「坐下。」英格‧洛馬克說,全班同學紛紛坐下。她又說:「打開第七頁。」於是所有人將書翻到第七頁,開始進入生態系統、自然生態系、物種間的相互依存關係與交互作用、生物與其環境,以及群落與區域的相互聯繫。他們從混合林的食物網到草地上的食物鏈,從河流到海洋,最後來到沙漠、泥灘。

       「你們看,沒有任何生物,能夠完全獨自生存,包括動物和人類在內。生物之間你爭我奪,充滿競爭。偶爾也會出現合作之類的情形,但是較為罕見。生物共存的最重要形式就是競爭,還有掠食與被掠食的關係。」

        英格‧洛馬克在黑板上畫出箭頭,從苔蘚、地衣、菌類,指到蚯蚓、鍬形蟲、刺蝟、臭鼩,而後再拉到大山雀、拉到鹿、再到蒼鷹,最後一個箭頭來到了狼。金字塔在她手下逐漸成形。金字塔的頂端蹲坐著人類,一旁伴隨其他幾種食肉動物。

「事實上,世間沒有一種動物能夠獵食老鷹或獅子。」

她後退一步,打量著眼前連綿壯闊的粉筆畫。顯示相互作用的箭頭圖表,將製造者與第一級、第二級的消費者,生產者與第一級、第二級和第三級消耗者,以及不可或缺的微小分解者串連在一起,所有生物同樣會呼吸,熱能會消失,生物質會增多。大自然中,各色生物各得其所。即使並非每一種生物都如此,至少每一個物種皆有其使命:掠食與被掠食。奇妙驚異,令人嘆為觀止。

「將這些寫在筆記本裡。」

學生無一不從。

新的學年才剛開始。六月的騷動喧囂終於煙消雲散,那個裸露手臂的悶熱時節。陽光來勢洶洶穿透大片玻璃,將教室變換成一間溫室。光禿禿的後腦杓裡,對夏日的期盼仍在抽發萌芽。不想虛度光陰的純粹盼望,正一點一滴奪走孩子們的注意力。游完泳後眼睛通紅,全身皮膚油膩膩,渴望自由渴望到大汗淋漓,他們無精打采地癱掛在椅子上,打起盹,睡掉了假期。有些人神智恍惚、漫不經心,有些人因為考試在即,佯裝順從聽話的模樣,像客廳地毯上投降於貓的老鼠般,將他們的生物試卷推到講台上。只為了在接下來一小時問到分數,便拿出小型計算機,貪婪急切地核算平均分數,修改至小數點後第三位。

英格‧洛馬克不屬於那種只因為很快會失去面前的學生,而在期末改變原有立場的老師。她不害怕孤立無援,失足墜入無意義之中。隨著暑假腳步的接近,有些同事的態度簡直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整個人忽然變得親切好商量。他們的課堂墮落成空洞貧乏的共同演出。這兒一道沉思的目光,那兒一個輕柔的撫觸,裝模作樣抬頭挺胸,像觀看糟糕的電影。分數如通貨膨脹般飛升,大大背叛了優秀這個評分等級。還有將學年成績四捨五入的陋習,藉此讓一些沒有希望的個案晉升到下一個年級。彷彿真可以因此幫助到某人似的。這些同事怎麼也不懂,對學生涉入太深,只是有損自己的健康罷了。他們不外乎是會剝奪生命能量的吸血鬼,以教師為食,拿沒有意義的問題、忽然冒出的想法、表現出倒人胃口的親密,吸取教師的權限和恐懼,不斷蠶食鯨吞。是不折不扣的吸血鬼。

英格不允許自己再被榨乾。她十分清楚自己能牽控韁繩,自由支配對方,完全無須躁狂大怒、氣憤地摔鑰匙。她對此十分自豪。偶爾再忽然天降甘霖,賞點甜頭。

重要關鍵在於,應事先為學生確立方向,給他們戴上馬兒遮眼罩,提升專注力。課堂上若是騷動吵鬧,只需拿指甲在黑板上刮出刺耳的聲音,或者講解顆粒性包生絛蟲。總之,學生最好感覺自己隨時在她的掌握之中。她並不欺惑他們,給予無謂的希望,若是如此,她必得說些話才行。而她絲毫沒有發言權,也沒有選擇的機會。沒有一個人擁有選擇權。唯有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此外無他。

新的年度現在展開,即使這一年早就開始了。但對英格而言,落在星期一的九月一日這一天才算起始。她總在凋萎的夏季尾聲許好新年新希望,而非在耀眼的除夕之夜。她很高興學校行事曆始終能安全地帶領她穿越曆法上的年度轉換。不需要倒數計時,不需要觥籌交錯,迎接新年到來,只消將行事曆簡單翻過去就行了。

英格望向三排的學生,頭部始終文風不動。多年來,她練就堅定不移、威力無比的眼神,早已臻至完美。根據統計,在場至少會有兩名學生對這門科目感興趣,但事實發現,統計數字岌岌可危。高斯的常態分布理論靠邊站。這些學生究竟是怎麼撐到現在的

六週來,他們遊手好閒,虛度時光。沒有一個人打開書。偉大的暑假,但已不若以往那般偉大。假期太長了學生們好歹需要一個月,才能再度適應學校的生物週期。幸好她不必聽他們的故事。他們可以講給那個史旺涅克聽,她每次帶新的班級,就會玩認識新朋友的拉紅線遊戲。半小時後,所有參與者全纏結在紅色羊毛線裡,能一字不漏背誦出隔壁同學的名字和嗜好。

只有幾個座位上零星坐著學生,人數顯得格外稀少。在她的大自然舞台中,觀眾屈指可數,十二名學生,五男七女。第十三名學生,即使史旺涅克盡心盡力幫助他,仍然轉回實科中學。多次課後輔導、家庭訪問、心理鑑定等等。某種注意力失調症。純粹的閱讀發展失調症狀。讀寫障礙之後是運算能力低下。下一個會出現什麼生物課過敏症早期只有缺乏運動細胞和沒有音樂天賦的學生。但是他們仍舊必須跑步、唱歌。一切不過是意志的問題。

       和弱者攪和在一起,就是不值得。他們淨是妨礙別人繼續前進的包袱,且是天生的累犯,是健全同學們身上的寄生蟲。這些愚蠢的人早晚會停滯不前,鎩羽失敗。強烈建議讓他們盡可能提早面對真相,而非在他們一次又一次觸礁後,不斷給予新的機會。點醒他們,他們沒有先決條件成為貢獻社會的有用之人。為什麼要偽善呢
並非人人都辦得到的。況且,何苦非得如此每一個學年都會出現沒出息的傢伙。只要其中一些能培養出基本的美德,便該額手稱慶。禮貌、守時、清潔。如今不再評量品行分數,實在是大不幸。秩序、勤勞、合作、貢獻,是這個教育制度中的清寒證明。

《長頸鹿的脖子》:http://www.locuspublishing.com/Produck.aspx?bokId=1111TT082


創作者介紹

蝦蜜!越來越大塊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