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圖帕亞-立體書  

 

        過去兩百多年來,有一幅畫始終令人感到困惑,引發諸多揣測,畫中只見一位身穿亞麻披風的毛利人拿著一隻龍蝦與一位穿著紳士服裝的歐洲人交換他手裡的一塊布。

        這幅畫是由約瑟夫.班克斯(Joseph Banks)於一七七一年帶到英格蘭去的,他是個曾搭乘過詹姆斯.庫克船長(Captain James Cook)的奮進號(Endeavour)的科學家,該幅畫作如今已經成為一個重要圖像。它象徵著原住民與西方人的初次邂逅,因為深具渲染力,儘管作者不詳,但多年來曾一再被複製。班克斯去世後,該畫曾先後由大英博物館與大英圖書館持有,在收藏品清單裡,它只被簡單地記載為「主祭者的畫家」(The Artist of the Chief Mourner),只因它的作者與另一幅奇怪而引人注意的水彩畫是同一個人。

        後來,謎底揭曉了。據約瑟夫.班克斯的傳記作者哈洛德.卡特(Harold Carter)所言,他在班克斯的遺物裡找到一封寫於一八一二年十二月的信,其中有這麼一段文字:

 

⋯⋯從大溪地跟我一起過來的印地安人圖帕伊亞學會一種還挺聰明的作畫方式,所有野蠻人共有的諷刺天分讓他得以為我做了一幅諷刺畫,在畫裡我手持一根釘子,要把它交給一位賣龍蝦給我的印地安人,但是我的另一隻手緊抓龍蝦,死也不肯把釘子放掉,除非我已經獲得而且緊抓住我買到的東西 ⋯⋯

 

        四十三年的時間過去了,班克斯已經忘記當初他拿來換龍蝦的是一塊布,而非釘子。儘管如此,顯然所謂「主祭者的畫家」就是跟著庫克船長一起離開大溪地的非凡波里尼西亞人,在歐洲人與毛利人初次接觸,危機四伏的過程中,他扮演了中介者的角色。

        他叫作圖帕伊亞

        圖帕伊亞是個很有天分的語言學家,也是懂得耍手段的政客,我們大可以稱他為十八世紀大溪地的馬基維利(Machiavelli)。一七六七年六月,當第一艘歐洲船艦海豚號(HMS Dolphin)抵達大溪地時,圖帕伊亞成為大溪地的首席外交官。到了一七六九年四月,奮進號在大溪地下錨時,他仍扮演同樣的角色,後來他也搭上奮進號,跟著一起離開。

        他不害怕——波里尼西亞人從來不怕航海。接下來的兩百年,數以千計的波里尼西亞人也以一樣的自信與勇氣登上歐洲船艦,與英國水手和美國捕鯨人一起並肩工作。不過,圖帕伊亞有其特別之處,因為在他祖國的文化中,他是位領航長,對天文學與航海術都很有一套,也是太平洋的地理專家。平時他總是把自己特有的知識深藏心裡,除了他自己選擇的那一群人,不向其他任何人透露。但是,因為流亡在外⋯⋯也因為幾乎遭敵人捕獲而被獻祭⋯⋯他願意與人分享他的神奇學識。

        然而,儘管圖帕伊亞如此慷慨、有才華,在廣為人知的庫克船長傳奇故事裡,他卻未曾佔有一席之地。這主要是因為在船隻返鄉的七個月以前,他便由於壞血症的併發症去世了。人一旦去世,他的諸多成就也很容易遭人遺忘——的確,如果故事裡面沒有圖帕伊亞這個人,歐洲人的成就也會顯得更為了不起。毛利人把圖帕伊亞奉為這趟航程的「海軍上將」,這有可能讓庫克船長感到憤慨。還有,圖帕伊亞從紐西蘭各個部落酋長所收到的神聖禮物,看來在對各國君主與博物館進行報告時,也非常重要。圖帕伊亞之所以該被遺忘的另一個要因在於,庫克船長曾經獲得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贈勳理由居然是他沒有任何一個手下死於壞血症,而這被視為偉大成就!

       

這位大溪地人在奮進號的成功航程中曾有過那麼多貢獻,但卻沒獲得認可,也未曾有人為其立傳,上述幾點可說是一部分原因。波里 尼西亞人的歷史以口耳相傳,所以我們對於十八世紀太平洋地區的了解都來自於歐洲人的日記、遊記、航海日誌以及回憶錄,而且為了讓自己的說法較為圓滿,他們 的話都有所偏頗。然而,近來因為民俗學家與人類學家開始注意波里尼西亞的神話與回憶錄,我們對於當時的太平洋也有了更多的了解。藉著參考這一種新穎而豐富 的文獻,還有那些曾在陸地上與圖帕伊亞相處過,或曾與他在海上一起航行的人所寫的遊記與回憶錄,我們至少可以說說關於這個「非凡天才人物」的故事。

 

 

待續...............

 

了不起的圖帕伊亞》 2015/02/01 上市。

創作者介紹

蝦蜜!越來越大塊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