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在掌心峽谷的男人立體書

 

把萬花筒帶回家後,我靜靜地躺在床上等待晚上的到來,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想著待會該用萬花筒看什麼,許多久未想起的事情慢慢都想起來了,簡直是三十幾年的總巡禮。看著房間的光線從透明到深藍,最後讓黑夜覆蓋一切。發現自己從未這樣看過自己的房間,也從未讓自己這樣緩慢自然的進入黑夜之中。

 

決定好要看什麼事情之後起身走到屋外,滿月比以往還明亮的掛在天空,我走到路燈底下開始窺視萬花筒。看著裡面的自己做著不一樣的事,覺得很不可思議,但並沒有感到遺憾或者特別的情緒波動,而是覺得,原來事情是可以這樣掌控的。過去的事已經無法改變,我想看的是現在或者未來,以便之後能走向對的道路。一股力量從尾椎升起,漸漸挺直了背部,這時覺得自己站得更挺了,我的視野也變得不一樣。

 

就在我正蛻變成另外一個自己的時候,我仰頭看見月亮上似乎有一張臉一閃而過,雖然只是一眨眼的時間,但自己很確定看到的不是黑影而是一張臉。我低頭看萬花筒,裡面已經看不到影像,只剩下幾何形的五彩碎花,我又看向月亮,發現現在有露出一半的臉正注視著我。

 

我開始在月光下奔跑,我想我出現了幻覺,心裡希望跑一陣子後月亮的幻覺就會消失,但過了幾個街口後再往月亮看:一個巨大的眼睛在月球上窺視我,眼珠子跟著我轉啊轉。我想起推銷員的名片,我得馬上打給他。

 

「人們總是想預見未來或返回過去,總以為確認過後剩下就是自己的事了,其實無意間串連了一切,把原本遙遠不相干的時空拉向彼此,並且互相影響著。若你可以窺視另一個你,那另一個你當然也可以窺視著你。」我把月亮上的臉告訴業務員後他這樣回答著,態度冷漠嚴肅,完全不像一開始遇見時熱情的樣子。

 

原來上面的臉是自己:就在我窺視自己的時候,另一個時空的我也在窺視著我。   我不想讓人窺視!就算是我自己我也不想!我向業務員怒吼著,我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不想要天空中掛著一張臉監視著我。沒法回頭了,業務員說,契約已經達成,就在你一開始握住萬花筒的時候,已經開啟了通道,你已經和另一個你做了連結了。

 

「難道我的一生是另一個我的實驗品?另一個我會控制我的決定?」我說。

 

「不管會不會控制,這又是另外一種層次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你能夠做最佳的選擇;若無法做選擇,只要想想,在某個地方另外一個你是完美成功的自己,這樣不是很好嗎?」業務員的語調轉為低聲誠懇的說:「或者,你也想買一個萬花筒?當然會是一筆不小的費用,但你可以當一個滿月,在夜空中俯瞰一切,當第一個窺視的人。」

 

「我是第幾個我?」

「你後面還有人,仍然具有優勢,只要購買萬花筒的話。」

「總共有多少個我進入這個萬花筒裡面?」

推銷員不回答。沉默一會後才說:「總之,需要的時候再打給我。」

 

推銷員掛斷了電話後,我看了月亮一眼,上面的臉仍然在窺視著我。我感到好冷,原本在背脊上的力量消失了,身體好像縮小了一樣。我得趕快回家,我開始奔跑,想逃離一切,再也不想在滿月的時候出門了。

 

 《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  201505 大塊文化出版

 

 

 

 

創作者介紹

蝦蜜!越來越大塊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