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 Souls Poster


不滿足現況的人滿滿都是,勇於改變的人卻少之又少。

日前看了09年也是金馬影展的電影「靈魂冷凍庫」。在電影的設定裡,當你生活過的很痛苦很沉重時,可以選擇將靈魂抽取出來暫時保存,等到想要回自己靈魂時再重新植入,內容奇幻又超現實,導演也呈現出現代人文明憂鬱的那一面,又帶有一點黑色幽默,氛圍冷調,充滿濃濃的孤寂感。
    男主角Paul被即將到來的舞台劇公演逼到快發瘋,他抽離不了俄國小說家契訶夫這個角色,混淆在虛擬的舞台劇及現實世界裡,在得知有著可以庇護靈魂的機構,抖膽上前一探究竟,從此就進入了奇幻旅程。

靈魂被抽取後,他的確沒了煩惱,但也沒有快樂,依然演不好戲,只剩如行屍走肉的軀殼,最後他借用了一位俄國詩人的靈魂,他因此看見從沒見過的世界,也果然詮釋好了契訶夫,但卻也讓自己的生命進入了另一種無以附和的狀態。

這讓我聯想到另一部電影「靈魂的重量」,傳說人死亡時身體會消失21公克。21公克,也許是一個銅板的重量、一顆巧克力的重量,也許是一個人靈魂的重量。僅僅21公克,輕的讓人覺得生命之脆弱,有時卻沉重的令人無法承受,這不就是所謂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嗎?

悲傷有重量,幸福亦有重量,喜怒哀樂各種身而為人的情緒種種,都由生命承載著,所謂靈魂啊,到底長的什麼樣子?什麼組成的呀?令人心碎又使人圓滿。在「靈魂冷凍庫」裡,每個人被抽取出來靈魂是有形體可見的,有些人的靈魂長的像石頭,有人長的像水晶,有人長的像顆豆子;不論形體為何,這些人的靈魂有個共通點-顏色都是灰暗的。

片裡醫生說了一句:「我以為靈魂會是明亮色的呢」,也許吧,只有在人剛出生的時候,我想。

在親人、愛情、工作、生活間迂迴的人們,怎麼有辦法一直保持著明亮的靈魂呢?我們必需透過和戀人分手、在工作跌跌撞撞、和親人朋友的爭執、甚至死亡的種種經驗裡去領悟生命。在這二部穿透靈魂的電影裡,我審視著自己的靈魂,我不想知道他的顏色,也不想知道他的重量,我只知道,活得讓自己的靈魂完整,痛苦與快樂,我概括承受。

創作者介紹

蝦蜜!越來越大塊

locu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